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聚焦文史 > 内容
成吉思汗的监国公主--阿剌海别吉
来源:本站 作者:方 沁 日期:2013/4/2 浏览量:9502次
字体:     

 

  1958年,内蒙古乌兰察布武川东土城五家村出土了一枚方形铜印,经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部门鉴定,此为元朝监国公主阿剌海别吉的铜印。鉴定结果一出来,众皆哗然,因为这枚珍贵的铜印为我们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铜印上面的字迹有力地证实了曾经有一位智勇双全的蒙古公主在成吉思汗与他的蒙古铁骑们叱咤风云的历史时期也创造了傲睨天下的巾帼业绩。她就是成吉思汗的三女儿,曾监国长达二十年之久的阿剌海别吉。
  关于阿剌海别吉,史书语焉不详。据推测,她生于宋淳熙十三年(公元1186年)左右,卒年不详。史书只交代她在成吉思汗的女儿中排行第三,却未明确她是成吉思汗哪位妻子所生。从成吉思汗其他妻子的出身来看,我们推测她应该是孛儿台兀真皇后的嫡出女儿—因为铁木真其他的金帐大妃,几乎都是从被他打败甚至灭族灭国的对手那里抢来的—塔塔儿人也干和也遂、泰赤乌人合安答、乃蛮部歌璧、蔑儿乞人忽兰以及金宣宗的岐国公主,因此,就连她们生的儿子都不能封疆称王,更何况是让她们生的女儿监国?
  在《元史》中,虽没有单独给这位公主立传,也没有详细叙述她的事迹,却在提及这位公主的时候,都称阿剌海别吉为“监国公主”。在成吉思汗的女儿中,被封为“监国公主”的,也只有三公主阿剌海别吉一人。
  蒙古国文物工作者在抢救尘封史料时,先后发现了丘处机的《上汗书》和成吉思汗的《册封阿剌海别谕》两件珍贵史料,它们记载了阿剌海别吉被任命为监国公主一事的缘由和经过。
  丘处机《上汗书》曰:“贫道至大漠已久,亲历大汗一统蒙古,征夏灭金,铁骑蔽空,所向披靡。汗曾询治国之法,吾以盈虚之道对之。昨贫道与诸将聚于庆功宴,众将铁血屠戮,夺城掠地,功成名就。然席间众人以颅为杯,杀俘鞭奴,取乐助饮,贫道以为此大错矣!为警众人,吾遂取贴身一汉壶问道:‘众将观此壶何处为要?’木华黎答曰:‘壶身为要,腹占所有,来的实在。’赤老温答曰:‘壶嘴为要,吐露导流,来的随意。’博尔术答曰:‘壶把为要,把持倾覆,来的痛快。’吾正为此三君之语感叹,大汗之小女阿剌海别吉席间语出惊人。其曰:‘壶盖最要,想一壶之盖,时时为勤,刻刻警惕,虚时启,盈时封,壶纳乾坤,盖之为始。想我蒙族虽有壶身之怀,壶嘴之灵,壶把之力,然问鼎中原,建极帝国,应必学壶盖之德,此急务也!’贫道闻此惊世骇俗之言,甚为大汗喜,阿剌海别吉之言正恰时下之势,为修身治国平天下之座右铭。贫道奏请大汗册封睿智之阿剌海别吉为‘壶盖公主’。贫道以为此举倡虚怀,导新风,图远大,于国于民其利多多。”
  阿剌海别吉关于“壶盖之要’的见解高屋建瓴,切中时弊,显示了其非同寻常的政治远见。想必此事绝非偶然,如若没有平日练就的韬略素养和天生赋予的政治敏感,一位养尊处优的公主是难以在功勋卓著的群臣中脱颖而出、语惊庙堂的。
  成吉思汗必定对这个女儿也是极为欣赏和钟爱,因此欣然接受了丘处机的提议,特颁《册封阿剌海别谕》,向天下昭示了阿剌海别吉“监国公主”的无尚尊荣:“灭花剌子模之役,吾觉众将功勋,排宴犒赏。昨道师长春子进言述宴饮之事,尤陈利害,荐之人才,图之久长。吾深思昼夜,深感道师之言是也。吾久察阿剌海别之智、之心、之怀,如鹰临空,万鸟哑鸣,此为天佑我蒙族,降才于吾,今纳长春子之谏,赐封阿剌海别为‘壶盖公主’,吾不临朝或远征时由其监国。为使其行职,特封其一壶,予以生杀之权。壶镌铭记:壶中纳乾坤,盖夫阴阳始,公将定天下,主德虚为怀。”
  因而,阿剌海别吉又有“壶盖公主”的别称。从这两则史料来看,阿剌海别吉在当时是一位众所周知、名倾朝野的有见识、有谋略的公主,不然的话,在人才济济的蒙古汗国,即便是成吉思汗嫡出的女儿,要想臣服世界都为之凛然的蒙古铁骑兵们,实在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成吉思汗是在已经决定亲率大军西征的时候任命阿剌海别吉为监国公主的。出征之前,他本来已将汗国事务全权交给木华黎管理,但与此同时,他又赋予阿剌海别吉“生杀大权”的监国权威,并要求木华黎所做一切决策、军国大事,都必须与监国公主商议,必须经由监国公主的许可,方能得以实施。
  在蒙古汗国中,木华黎与博尔术、博尔忽、赤老温并称“掇里班曲律”,用汉语来说,就是“人中四杰”。 成吉思汗本人也对木华黎赞誉有加,称他“国内平定,汝等之力居多。我之与汝犹车之有辕,身之有臂也”。但是,纵然是“四杰”之首,凡事也都要先经公主首肯,足见成吉思汗对自己这个女儿的政治能力的信任和推崇。
  阿剌海别吉这个“监国公主”,绝对不是养在深宫里足不出户的挂名“监国”。在成吉思汗出征的时候,她不仅代替父亲操持国务,而且还经常率领人马,巡视领土。《元名臣事略》载:“辛巳(1221)八月。王(木华黎)至天德。监国公主遣其臣习里吉思劳王,且飨将士。”当汪古部军队围雁门时,坚州人王兆“受监国公主教,迁昭武将军,坚州左副元帅”。同王兆一起降蒙的刘会的官职任命和承袭,也是由监国公主“懿旨”决定的。她还“遣行省不华收地河东”,“授(李)俭汾州左监军” 。从这些零散的史料记载中我们可以窥见,这位监国公主对军队和官员的掌控和驾驭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阎复的《驸马高唐忠献王碑》称其“明惠有智略。祖宗征伐四出,尝摄留务。军国大政,率谘禀而后行,师出无内顾之忧,公主之力居多”。
  成吉思汗是死在西征途中的。由于蒙古各部宗王对成吉思汗生前选择的继承人窝阔台的意见不一,使得其在成吉思汗死后两年才登上汗位。然而,在汗位空缺的两年里,蒙古汗国并未因缺失最高首脑而发生混乱,这也应归功于阿剌海别吉。当时,尽管没有最高首脑,但国家官员所做的一切重要决策、军政大事,都必须经由“监国公主”的许可方能实施。在一份又一份的经过公主批准的公文中,都留有公主的官印。公元1228年,蒙古中都一带,也就是今天的北京一带,出现了信安等结伙劫掠的恶性事件,大将王楫“奉监国公主命,领省中都”,剿灭叛乱。可以说,这一时期的阿剌海别吉相当于是蒙古汗国的“摄政王”。史臣颂扬她:“神明毓粹,智略超凡,决生运筹,凛有丈夫之风烈。”
  阿剌海别吉一生,为蒙古的统一大业,曾三嫁汪古部。汪古部把守着阴山的要塞,在军事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阿剌海别吉的婚姻无疑是一桩政治婚姻。汪古部世代居住的地方,位置在今天的内蒙古包头市一带,其王府在今包头市达茂旗鄂伦苏木,阿剌海别吉在这里生活了约30多个春秋。

 

 

 
  版权所有 © 内蒙古敕勒川文化研究会 蒙ICP备12001803号-1
地址:呼和浩特市金川元和集团院西2楼 ;邮编:010010 
电话:0471-3245480 传真:0471-4961642 E-mail:clc4901612@163.com
您是第 5685028 位访客

蒙公网安备 15019002150207号